•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民生播报

陕西府谷县沙沟岔煤矿好霸道!竣工一年多不结算,致穷三家人

时间:2016-11-08 00:43:58  作者:李堂平  来源:法讯网  浏览:256  评论:0
内容摘要:霸道煤矿!竣工一年多不结算,陕西府谷县沙沟岔煤矿致穷三家人撰稿人李堂平陕西省府谷县沙沟岔煤矿是府谷县政府筹建的神府矿区地方开采总体规划中的大型国有骨干矿井,生产规模210万吨/年,矿区面积28.3908平方公里,属技改矿井。你想象不到,这个煤矿技改中,有个工程量才22万元,煤矿可以随意罚款50万元,不同意则威胁别干工程...
 霸道煤矿!竣工一年多不结算,陕西府谷县沙沟岔煤矿致穷三家人     

         撰稿人 李堂平 

    陕西省府谷县沙沟岔煤矿是府谷县政府筹建的神府矿区地方开采总体规划中的大型国有骨干矿井,生产规模210万吨/年,矿区面积28.3908平方公里,属技改矿井。

    你想象不到,这个煤矿技改中,有个工程量才22万元,煤矿可以随意罚款50万元,不同意则威胁别干工程,而所干的工程即使签单了也不予认可,投入千万而拿不回工程款。因此三个来自不同省份的老板,因此工程被套牢,陷入被威胁与贫困中......

中标获得千万工程

    2013年8月30日,“府谷县沙沟岔煤矿资源整合南翼大巷开凿”工程公开开标后华煤集团中标,并于9月5日获得中标通知书。10月15日,发包方陕西省府谷县沙沟岔煤矿和承包人华煤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陕西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合同承包范围:中煤西安设计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南翼大巷开凿设计图纸S1279II-110(1)-1~5,B78-122-041及B78-122-046,包括南翼运输大巷、辅运大巷、回风大巷、联络巷,永久避难硐室,置仓硐室,工作机头硐室检修通道等。工程内容包括煤、岩巷掘进,硐室掘砌,锚杆制安,金属网铺设,喷射混凝土,底板混凝土铺砌,掘砌水沟,水沟盖板制安,隔爆水棚制安,巷道粉刷等。

    约定本工程总日历天数为450天。即开工日期为2013年10月20日,竣工日期为2015年1月12日。工程合同总价为47557485元(其中安全防护、文明施工措施费1108171元)。

    合同约定:合同签订后3日内提供全套施工图纸一套。开工前办理完施工许可证、开工报告等批件,并将所有批件复印件提供给承包人。合同价款采用固定综合单价合同,合同价款的其他调整因素为以下4种:1、设计变更和地质异常。2、工程量清单无描述的工作。3、现场签证。4、合同中已有适用综合单价的,执行已有综合单价;合同中有类似综合单价的,可参照类似综合单价调整;合同中没有适用或类似综合单价的,由承包人或发包人提出综合单价,经双方确认后执行。

    合同约定工程预付款为合同总价的10%,开工前7日内一次付清预付安全防护、文明施工措施费。同时约定:发包人收到承包人的工程支付进度款报告一周内予以核实结算报告,按不高于结算报告核实的80%的数额支付。当工程价款累计支付到合同总价款的80%时,发包人不再支付进度款,待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支付合同总价款的15%。剩余的5%作为质量保证金,待工程保修期满、无质量问题后7日内,一次性支付给承包人。

    对于工程量的确认规定:承包人每月25日前提交当月完成工程量报告,报监理工程师审查,承包人提交的工程量数量超过招标工程量的部分,经审核后在竣工时结算。

    合同约定,本工程所有工程款转入承包人指定银行账户,承包人保证工程款专款专用。

    该项工程委派的总监理工程师为刘启文。发包人派驻的工程师为煤矿副矿长、矿建工程负责人杨飞,职权为:现场总负责,代表建设单位行使工程质量监督权,隐蔽工程验收权,现场签证权,参与中间部位验收、工程形象进度的审核以及安全管理监督等。项目经理为徐新斌。

一切矿方说了算,煤矿不按合同办事  投入千万成负翁

   三位投资人告诉撰稿人,合同签订后。发包方一直没有按照合同办事。

    合同签订后,承包方即组织施工队伍和施工设备进场施工,因发包方没有发出开工指令,施工人员及机器设备一直处于待工状态,矿方工作人员仅安排做些施工前的零星增加工程,给承包方造成了严重损失,达2834574元。

   因为发包方的原因(2014年1月,新矿长王二飞上任),直到5月28日才收到发包方的开工报告于6月1日才开工。

    开工后,发包方没有按照约定支付进度款,而是由承包方项目部以借款形式分批支取。想到延期大半年才开工,为早日完工,陶龙发、吴关印、侯盼望三位投资人垫支1500多万元投入工程中,终于在2015年5月31日通过竣工验收,提前90多天完成工程。

    而施工期间,煤矿的多次刁难也令承包方难以接受。

陕西府谷县沙沟岔煤矿好霸道!竣工一年多不结算,致穷三家人


一切都按程序审批,却没按进度款给付

    三投资人气愤地说,施工期间,项目部按照合同约定向煤矿提交《计量审批表》,施工方、监理方、矿方三方签字确认的工程量却不承认了,而这些计量审批表上,除了发包人派驻的工程师杨飞签字更有法人王二飞的签字,同意按计量支付进度款,项目部上报的各月度报表均按前述审批程序完成。煤矿根本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及工程建立审批表支付工程进度款的行为,属于严重违约! 同时在施工期间,项目部按照矿方总工旨意完成变更、增加工程量,并按照完成工程量向矿方提交了《变更签证单》,矿方也没有按照合同支付变更工程款。另外,矿方没有按照合同专用条款的44条规定履行保险投保义务,也未委托项目不办理保险事项,导致施工中出现3起安全事故而无法获得保险赔偿,造成损失达4890893元。

    这里有10处工程是发包方变更的,施工方、监理方、矿方三方签字确认的工程量但发包方却不按合同价付款:

    1、5²煤南翼回风大巷(530-554M),于2014年9月25日通过监理部检测;

    2、5²煤南翼带式输送机大巷(0M-948M),该部分增加了矸石、模板、混凝土工程量。于2015年5月5日验收,矿方在8月30日核定属实;

    3、5²煤南翼辅助大巷(0M-912M),增加了矸石、模板、混凝土工程量。于2015年7月12日验收,矿方在8月30日核定属实;

    4、5²煤南翼带式输送机大巷,增加皮带立交一座,于2015年5月5日验收,矿方在8月30日核定属实;

    5、5²煤南翼大巷开凿工程,增加回风绕道、人行绕道,2015年6月30日验收;

    6、5²煤南翼大巷开凿工程(520101),面带式输送机巷挑顶,原巷道加高2300mm,该工程原巷道猫网支护已完成,二次拆卸网片690M²、拆卸螺母及托盘1060盘,于2015年6月30日验收;

    7、5²煤南翼大巷开凿工程(520102),面带式输送机巷挑顶,原巷道加高2300mm,该工程原巷道猫网支护已完成,二次拆卸网片760M²、拆卸螺母及托盘1080盘,于2015年6月30日验收;

    8、5²煤南翼大巷开凿工程(520103),面带式输送机巷挑顶,原巷道加高2300mm,该工程原巷道猫网支护已完成,二次拆卸网片610M²、拆卸螺母及托盘875盘,于2015年6月30日验收;

    9、5²煤南翼胶带机大巷(编号13),该工程为胶带机基础,在4月20日施工,5月20日有王二飞签字同意;

    10、主斜井井筒底板硬化及水沟(编号12)的工程令承包方有苦难言:该工程晚上施工,发包方工程科为及时到位致使超打了3米的路面,后要求拆掉重做。对此王二飞矿长亲自要求对承包方罚款50万元,而该工程量仅22万元,承包方不同意如此罚款。而发包方威胁若不同意此罚款就别干工程了,承包方无奈咽下苦果而签字同意......

    工程竣工后,在承包方出具了工程款发票42218228.08元的情况下,矿方仅支付了38475451.38元,之后一直敷衍说已经结算完毕。双方为此僵持。项目部便一直待在矿上临时建筑处讨要工程款。

    这一拖就是一年多,而承包方为该工程投入巨款,四处高息借债,原本好好地三个家庭却因此而贫困:甘肃的侯盼望原做客运年收入有近60万元,他第一次做工程便亏得一无所有。将在西安未央区的一套107.5平米的房产卖掉仍欠债300多万元,每月利息就达10万元;重庆开州区的陶龙发以前在煤矿做管理年收入也是50多万元,首次承包工程,因为债务被逼卖掉了开州250多平方的二处房产,如今仍欠债400多万元,债主们都不要利息了;西安的吴关印说稍微好点,多年来做工程从没有亏本过,这次却栽了还倒欠170多万元...... #p# 

多个工程量干活了不计量  矿方耍赖想否认?

陕西府谷县沙沟岔煤矿好霸道!竣工一年多不结算,致穷三家人


     增加工程签证单均有矿方负责人签单,为何不认可?

     三投资人告诉撰稿人,发包方不但对增加的工程量不按照合同价计款,甚至对他们所做的工程予以否认,而这些,都是矿方同意的但却不让报工程量!

   1、2014年底,煤矿让搞年产不放假,承诺给予补助。为此施工队168人过年没回家加班干,矿方却不兑现承诺而食言。为安抚员工,还是投资人给了每人500元的过年费。

    2、主井拆除皮带及刮板溜子由18米,是签订合同时的前任矿长贺清(现县煤炭局副局长)让做的,而做好后现矿长又让拆掉了,对此工程量,矿方却予以否认,不计量。

    3、为施工方便,经工程师杨飞同意,做了高2.9米、宽5.5米,长6米的井下倒车硐共10个,而这些矿方均不予计量。

    4、施工了长5米、深1.5米、宽4.5米的临时水仓3条巷道共12个,施工时有矿方工程人员在场,也不予计量。

    5、副井场地沉淀地、盘水管路等工程。

    6、有几个寄矸硐室工作,当时矿长王二飞叫干了后按照市场价付款,这个工程量达2425.6米的3个工程却也不予认可计量:后来和矿方闹僵而都不予计量:A、2014年2月25日工程验收表中, 监理张清河签字(闹僵后王二飞发话谁签字谁负责,验收表上无人还敢签字了),工程量达487米;B、2015年1月13日工程验收表中,三方均签字验收,工程量达487.8米;C、2015年4月15日工程验收表中,三方均签字验收,工程量达1450.8米。而对此工程,有工程师杨飞签字、煤矿于2014年12月12日向府谷县公安局申请购买炸药和雷管。

陕西府谷县沙沟岔煤矿好霸道!竣工一年多不结算,致穷三家人


矿方申请炸药,显示有工程量,为何不认可?

 特别令三投资人气愤地是,王二飞矿长介绍来的分包工程,投资方垫付工程款也难拿回。2014年,王二飞打招呼让承包方把机头硐室工程给他的朋友--榆林市安监局副局长张文林的弟弟张文奇做,这个205万元的工程款由承包方分文不少的给付了。但至今这工程矿方还没有招标更没有纳入付款中!

陕西府谷县沙沟岔煤矿好霸道!竣工一年多不结算,致穷三家人

           矿方安排的协议(205万元已由承包方垫付)

    机头硐室工程没有投标就安排市安监局副局长的弟弟做了,还要承包方垫付工程款。事后还要承包方认可不合理的投标费用才予结算,这亏本的生意谁会做?!

  为了要回工程款  招数想尽难如愿  265万元材料款去哪了?

     撰稿人了解到,因为无法拿到煤矿的工程款,与矿长王二飞关系好的材料商贺小东和陶龙发关系不错,为了拿回部分工程款,2015年7月30日在贺小东给项目部打了265万元的欠条后,项目部于31日出具委托书让贺小东找矿方结算材料款(锚杆、网片)265万元,同意该款由矿上直接支付给贺小东,同意该款由矿上支付给项目部的工程款中扣除。后经查询于矿方9月28日已经打出了这笔款(华煤集团锚杆、网片款),但没有到承包方账户。在承包方不知道该款已经支付的情况下,贺小东要求陶龙发在2015年10月21日签订了一份协议:甲方陶龙发在府谷县沙沟岔煤矿承包5²煤南翼大巷开凿工程,由于工程没有进行决算甲方资金紧张,委托乙方贺小东以甲方所欠材料款为由向府谷县沙沟岔煤矿要工程款265万元整。约定:1煤矿将工程款打到乙方提供的有效账户(建设银行  6217004120002734586 户名:贺小东);乙方在收到工程款后全额转账到甲方财务账户(孔令斌的建行账户)。2、甲方收到乙方全额转账后,甲方一次性算清所欠乙方的材料款,并支付给乙方。

    据三投资人与贺小东的通话录音显示:该265万元是王二飞拿去用了。对此,陶龙发等人告诉撰稿人称项目部以涉诈骗罪向府谷县警方报案未获受埋。目前该款项纠纷已经法院审理待判决。

    而吴关印则告诉撰稿人说265万若矿长王二飞同意据实结算,给他也值得:早拿回工程款早另外作工程也能早解困。

    有《府谷一煤矿矿长因劳资纠纷疑指示工人打砸机械车辆无人管》报道中显示:“我是被逼无奈啊,我的华煤工队承建了沙沟岔煤矿六千万的井下掘进工程,当时矿方只付了我三千万工程款,还有三千万工程款没付,我惹不起他们啊,活干完了,现在煤矿还欠我工程款没付完,当时因工资纠纷,马爱怀工队和沙沟岔煤矿关系弄得僵,主管副矿长杨飞指示我,让我叫我的工人对马爱怀的工队工人阻挡生产道路的机械车辆进行打砸,声称事情弄多大都有他负责,我当时知道这是犯法,为了工程款,我惹不起杨飞,只能硬着头皮叫工人帮着杨飞打砸车辆,我怕事情闹大,以后说不清,在杨飞办公室,杨飞下死命令让我打砸马爱怀机械车辆时,我偷偷录了音,这些录音我能证明当时是杨飞指示我干的。” 

    这是2015年5月陶龙发因为自己的款项,被逼向同行出手,然而,即便如此为沙沟岔煤矿卖命,他们依然要不会自己的工程款。#p# 

强行摧毁项目部 巨额损失谁买单

陕西府谷县沙沟岔煤矿好霸道!竣工一年多不结算,致穷三家人


     项目部被强拆后的现场,损失450万元

     2016年3月24日,发包方沙沟岔煤矿致函承包方华煤集团:你公司承包的工程已竣工,现要求你公司在三日内将主井井口场地和副井工业广场搭建的临时建筑全部拆除。若你公司不按期拆除,我矿视为你公司放弃所有权,我矿另行安排拆除,所产生的费用及造成的后果均由你公司自负。

    对此,华煤集团于当日以华煤函字【2016】009号答复为:对函中所谈事宜我方无法接受,首先我方要求贵矿按双方所签合同履约,将所欠我方各种款项按合同约定支付后,再可商谈贵矿函中所谈事宜。否则由此而引起的后果以及造成的损失由贵矿承担。

    2016年3月25日,府谷县沙沟岔煤矿致函回复华煤集团:你公司来函收悉,我矿于2016年1月21日致函要求你方派人处理媒体所反映的关于你方在施工工程中井下发生二起伤亡事故的事件。你方没有做出任何处理和回复。现你方承担的工程已全部竣工,按照你方提供的工程进度计量支付文件,我矿已足额支付完你方的工程款,并且严格履行了双方所签订的合同条款。关于你方提出的拖欠款项,没有任何依据。如果你方不拆除我矿工业场地临时建筑,我方将强行拆除。由此引起的一切后果和所有的损失由你方全部承担。

    2016年3月28日,华煤集团致函府谷县沙沟岔煤矿:贵矿3月25日的来函收悉。函中所谈“承包的工程已全部竣工,按照我方提供的工程进度计量支付文件,贵矿已足额支付”云云,我方不敢苟同。现就有关问题回复如下:一 、至开工以来,我单位完成主要工作量40732505.7万元。其中我单位已出具正式发票42218228.08万元。上千1485722.35万元。二、在全部施工工程中,共增加项目20个,预算总值12016092.3万元。双方及监理方均已签认。三、增加合同外项目一个,机头硐室205万元。已经三方签认,后因业主方让我方认可不合理的投标费用,我方拒绝。四、工程合同签订后,由于没有签发开工证书,致使我方在长达8个多月中,一边维护一期工程的维护及管理,一边为业主做些零星工作。支付人工、水电、抢修费用2834574万元。要求业主方予以适当补偿。五、个别工程罚款不合理。主斜井施工因矿方施工管理人员未及时到位,造成超打路面三米,并不影响工程质量,在只有全部路面工程费22万元的情况下,一次罚款50万元,于理于法都讲不通。综上所述,并不像业主方所讲不欠工程款,而是欠款近2千万元!在结算没完成前,合同没有履行完,不能算工程同步结束。我方没有撤离施工现场的义务。你方如擅自采取任何单方面行动损害我方利益,我方定将你方诉诸法律。

    双方相互函件至此中断,2016年3月29日便发生了暴力事件!

    承包了机头硐室工程的张文奇,在拿到承包方垫付的205万元工程款后一直在矿上干零星工程,也深得矿长王二飞的信任。在项目部仅2人在场的情况下,张文奇的人强行将项目部的办公室、员工宿舍、库房共28间房推掉,设备以及库房里的东西被一扫而光,这次造成损失达450多万元。

   因多次报案均没有处理,且被王二飞多次威胁。这次陶龙发等人没有报案。他们在等待法理的公正。

       竣工一年多,这些工程款何时能拿到?

问题众多的沙沟岔煤矿

    有网文透露,沙沟岔煤矿营业执照有效期至2014年3月14日。2016年2月10日,府谷县能源局曾责令该矿停工整改;3月10日,该矿提出复工申请,时至事故发生,府谷县能源局未给复工答复。

    有知情者在网上发文称:本矿井为资源整合矿井,井田内有不少地方小煤矿,按照府谷县的地方煤矿资源整合规划已经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整合,且手续齐全,设计在矿井开拓及开采设计时也充分考虑了地方小煤窑的影响,按照陕政函【2011】1号《陕西省人民政府关于榆林市煤矿整顿关闭和资源整合方案的批复》,这些小煤窑应当及时关闭或者在开采完划定资源后关闭,但据调查,有些小煤矿名义上已经关闭,实际上仍然存在非法生产,有的小煤窑还存在越界开采的情况,设计建议业主在矿井开始建设前对井田内小窑的实际生产情况、开采范围进一步调查核实,据此确定开采边界、留设煤柱,根除矿井生产安全隐患。由于上述管理问题的发生和存在,该煤矿于今不但是没有一点自己的钱按设计工期搞好整合后技改建设迅速正常生产,而且是借贷负债十多个亿,每年要支付贷款利息和资源价款上亿,给党和国家造成了很大经济建设负担。

    有网文显示,沙沟岔煤矿为解决资源整合建设资金短缺问题曾经找陕煤化集团做担保向有关银行贷款12亿元,在贷款后银行的确拨贷了但是所拨贷款并没有到位该煤矿而是被政府领导决定拨给了本县的民营企业故导致该矿没有足够的建设资金而硬性开工建设,造成拖欠工程款致使工人为拖欠工资闹事。与该矿同样缺少建设资金导致无法正常开工的还有府谷县京府八尺沟煤矿、府谷县盛海煤矿也是煤矿的贷款被政府领导决定挪给本县民营企业了所造成。这个问题不能不引起有关纪检部门重视,立即予以查处。

    而撰稿人了解到,该煤矿安全事故频发,1年内发生多起伤亡事件,矿长王二飞都是花钱摆平予以瞒报。对王二飞本人也有多人反映其相关问题,本网将会进一步予以披露。


     法讯网微信订阅号:法讯独家(fxw_name)

法讯网联系QQ/微信:663924333

法讯网投稿信箱:fxwbjb@qq.com


标签:生产规模  陕西省  府谷县  工程量  
相关评论
加入联动记者请联系zgfzb@foxmail.com 投稿信箱:zgfzbs@126.com 联系站长:zgfzb@foxmail.com 客服QQ:986569019中法网&版权所有
Powered by OTCMS V1.50 Beta